关闭
1623390300

菲利普·拉乌,改变梅多克风貌的男人是什么呢

2021-06-11 13:45:00 来源: 葡萄酒网
摘要

菲利普·拉乌是一个一丝不苟,而且很随和的人。他衣着整洁,谈吐优雅,办公室和住处也很优雅,虽然拉乌很小就离开了家乡,后来被一些坏邻居嘲笑,但他为将产酒区梅多克法国,变成一个更加开放和充满活力的人,而且为社区做出了不懈的努力。

来源

葡萄酒网

投稿

我要投稿

   菲利普·拉乌是一个一丝不苟,而且很随和的人。他衣着整洁,谈吐优雅,办公室和住处也很优雅,虽然拉乌很小就离开了家乡,后来被一些坏邻居嘲笑,但他为将产酒区梅多克法国,变成一个更加开放和充满活力的人,而且为社区做出了不懈的努力。

菲利普·拉乌,改变梅多克风貌的男人是什么呢

  在拉乌所有成就中,件令人不可置信的事便是他撬动了法国神圣化的葡萄酒产区系统。如今,拉乌在梅多克召集了一批享誉国际的雕塑家和酿酒师,他们把这个思想传统的半岛打造成了不仅关注酒庄的构造、也关注酿酒过程本身的社区。

  不过,在拉乌以外乡人的身份初到波尔多时,这里却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

  1848年至1962年期间,如今的北非国家阿尔及利亚(Algeria)一直都处于法国的管辖之下。在此期间,成百上千的法国人纷纷拖家带口迁居此地,从事和农业方面的工作。不过好景不长,1954年阿尔及利亚战争(Algerian War)爆发了,各地暴动接连不断。于是在1964年阿国立之际,一直在奥兰(Oran)附近从事种植葡萄工作的拉乌家族被迫搬至法国。而这次战争与迁徙,也在当时年仅9岁的菲利普·拉乌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据葡萄酒作家吉尔斯·贝丹(Gilles Berdin)在其著作《菲利普·拉乌——万瑞酒苑》(Philippe Raoux – La Winery)中描述,直至今日,拉乌依旧能够回忆起他的外公是如何在1958年的一场暴乱中被枪杀,也仍然记得当时在学校,他与其他的同学是如何在枪声四起时迅速躲入书桌底下。在他待在阿尔及利亚的后一年,这种情况甚至变得更加糟糕。为了安全起见,他与同学们都已经放弃上学,转而在家里接受教育。在有了这段不堪回首的经历后,现在的拉乌一直都很抗拒再次迁居。

  1986年的时候,拉乌购买了艾尔萨克城堡(Chateau d'Arsac)。当时,根据法国原产地名称管理会(Institut des Appellations d’Origine)的分级规定,这座酒庄的葡萄园只能被归入上梅多克(Haut-Medoc)产区,而不是更为出名的玛歌(Margaux)产区。因为后者在上世纪50年代中期就已经被创设,而当年在进行分级时,艾尔萨克城堡尚未开始酿造葡萄酒。所以,尽管它的“邻居们”都被成功归入了玛歌产区,它却只能自留在上梅多克产区。

  就历史的表现来看,艾尔萨克城堡出品的葡萄酒一直都不逊色于临近的那些酒庄。于是乎,不服气的种子开始在拉乌心里萌芽。

  据他回忆:“他们(法国原产地名称管理会)认为我们只配待在上梅多克而不是玛歌,于是我们就提交了申请,让他们过来核查我们葡萄园的特质。”而这些特质,当然也包括土壤类型。

  不过,在呈递申请之前,拉乌曾亲自斥资近十万赞助了一项持续一年之久的土壤及地理学研究,该研究的目的在于将艾尔萨克城堡的地下土壤特征同玛歌产区的进行对比。就在拉乌认为万事俱备之际,一条出乎他意料的消息传来,他的申请被法国原产地名称管理会否决了。带着一颗不屈不挠的心,他搜集好关于酒庄的历史资料,然后向法院提起了上诉。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经过9年的努力后,1995年法国高院(Conseil d’Etat)终于同意把艾尔萨克城堡近一半的土地归入玛歌产区。但这一决议也招致了临近酒庄的诸多不满,他们表示,本该神圣的分级制度却因某一酒庄而被任意更改,何况这次改动还是由高院下发的,这着实让人无法接受。

  不过,对于这次重新分类,拉乌显然是喜闻乐见的,因为被归入玛歌产区便意味着他的葡萄酒可以卖出更高的价格,也就使他有更为充裕的资金用于酒庄内城堡的翻新。而且,随着艾尔萨克城堡出品的葡萄酒获得越来越多的佳评,周边酒庄的愤懑情绪也逐渐平息了下来。在经过这次成功后,菲利普·拉乌依然不停歇,继续着他重塑梅多克产区思想模式的步伐。

  1989年,拉乌同意了彼得·史蒂文森基金会(Peter Stuyvesant Foundation)关于在其酒庄内举办艺术展的提议,而且自次展览大获成功后,拉乌便决定把这项传统延续下去。

  于是,在此后的每一年,都会有一件全新的现代雕塑作品被放置在艾尔萨克城堡的雕塑花园(Garden of Sculptures)中。来自全球各国的雕塑家可以在其中挑选出自己心仪的地块,如果时间合适的话,甚至还能够留下来参与葡萄园的采收工作。而正是由于这些流光溢彩的雕塑作品,艾尔萨克城堡业已成为梅多克地区一个不可多得的景观。

  2004年,“不甘寂寞”的拉乌再次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尝试,他用两辆大卡车把法国艺术家贝尔纳·维内(Bernar Venet)的作品——一条长达100英尺、重达13,000磅的氧化钢梁带入了自己的庄园,并让这个庞然大物斜靠在酒庄城堡的古老石墙面上,就如同是一根倚着墙的巨大拐杖。

  虽然这座雕塑作品和城堡本来的面貌显得格格不入,但在拉乌看来,此次艺术的碰撞旨在打破人们三个世纪以来对波尔多城堡的刻板印象。果不其然,很多初来乍到的游客在看到这根钢梁时都倍感疑惑,他们纷纷询问拉乌,酒庄是否尚在修缮之中,而拉乌的回答也十分简练:“是的,艾尔萨克城堡本身就是一件不断完善的作品。”

  事实上,从酒庄的外部看——石造建筑、老虎窗、斜屋顶和双扇玻璃门,艾尔萨克城堡同其它的波尔多城堡并无二致。不过,当你走近一些,惊喜便随之而来了。因为城堡的屋顶有一块是完全透明的,而城堡内的地板也被移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木质涂装的画廊,带着北欧的冰冷气质。

  除了对外部装饰艺术化的执着,菲利普·拉乌还给梅多克带来了多样化的葡萄酒风格。从2005年起始,他每年都会邀请一位有名的酿酒师来到艾尔萨克城堡酿酒,并且风格全由酿酒师自己决定。

  在这个模式下,酒庄已经出品了大约30,000瓶葡萄酒。从早期的照料葡萄,到监管采收,再到决定发酵的方式,这些酿酒师几乎全程参与其中。因此,为了表彰他们的贡献,每一位酿酒师的照片都会被印在其酿造葡萄酒的酒标上。比如大名鼎鼎的米歇尔·罗兰(Michel Rolland)和丹尼斯·杜博迪(Denis Dubourdieu)便是早获此殊荣的两位,并且凭借着他们高超的酿酒技术,艾尔萨克城堡出品的葡萄酒很快便在业界打响了名声。

  虽然梅多克产区对国际酿酒师的输入式影响尚且包容,但对于一个仍然受限于1855年分级系统的产区来说,要全盘接受多样化的酒标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过在艾尔萨克城堡中,来自不同地区的酿酒师们却可以与梅多克的风土发生不一样的碰撞,这让拉乌倍感自豪。

  虽然他流亡国外,在波尔多被其他人嘲笑他多年来的成就,但是拉乌现在看起来自信而平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与葡萄酒厂老板的角色相比,他更像是一名管弦乐演奏者,将不同的音符演奏成梅多克的一个非凡乐章。

【免责声明】

葡萄酒网发布的信息、文章等均来源于网络,所阐述观点、立场与葡萄酒网或广东葡淘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统称“我们”)无关, 不构成我们对您的任何建议。您应对该等信息、文章作出独立审慎判断,需自担据此产生的风险。 如您是文章作者或者发现文章涉嫌侵权,请联系zenghui@putaojiu.com,我们将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