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首页 > 大师说 > 正文
1586921352

葡萄酒大师刘琳:不曾为虚荣的美味折腰

2020-04-15 11:29:12 来源:《葡萄酒》杂志
摘要

【葡萄酒杂志原创报道】今年的开局虽然不如人意,但我们也终于迎来了首位中国籍女性葡萄酒大师的诞生!继半年前朱简成为首位中国籍葡萄酒大师后,中国元素在这全球葡萄酒行业的金字塔尖日渐强大。我想很多读者会好奇,这位因为热爱“摘蘑菇”而被朋友们昵称为“蘑菇姐”的刘琳MW,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来源

《葡萄酒》杂志
钟汉龙

投稿

我要投稿

【葡萄酒杂志原创报道】今年的开局虽然不如人意,但我们也终于迎来了首位中国籍女性葡萄酒大师的诞生!继半年前朱简成为首位中国籍葡萄酒大师后,中国元素在这全球葡萄酒行业的金字塔尖日渐强大。我想很多读者会好奇,这位因为热爱“摘蘑菇”而被朋友们昵称为“蘑菇姐”的刘琳MW,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葡萄酒大师刘琳:不曾为虚荣的美味折腰

The beginning of 2020 has been complicated. Yet we were thrilled to hear the exciting news that Lin Liu became the first Chinese female Master of Wine! This is just 6 months after Gus Zhu became the first Chinese MW. The Chinese have played an increasingly important role on the global wine scene. The MW qualification is undoubtedly the pinnacle of the professional hierarchy. Like many others, I am curious to know what she went through to become a Master of Wine.

二月末的最后一天,这样一条信息忽然在朋友圈炸开:

刘琳,首位中国籍女性葡萄酒大师诞生!

随后,吕大师挂帅的归普教育发了一篇关于“蘑菇姐”刘琳十分有趣的采访。看完这篇,按捺不住想要敲一篇人物专访,给大家聊聊这位“有故事的女同学”。所以在某个晚上,我忐忑地码了封邮件给她。没想到的是,日常忙着带娃、烹饪、做陶器、跑各个山头找牛还有在森林里摘蘑菇的她,居然很快就回复我,并通过了我的微信。

知道蘑菇姐发给我的第一条信息是什么吗?是她可爱宝宝的照片!当时就给我萌得不要不要的。身兼新晋葡萄酒大师和新晋萌宝妈妈双重身份的她,日常好玩的故事真的太多了!准备了很多问题想要跟“蘑菇姐”聊,该从哪开始呢?

成为大师后:

自己没什么,奶爸却哭了……

这两年来采访过不少葡萄酒大师,每次采访时我都会问一个很俗,有点没话找话意味的问题:当你获知自己通过考试时第一时间有啥反应呀?都做了什么呀?每次大师们的回答也挺一致的:当然是开酒庆祝啊!也对,碰到这么高兴的事,正常反应当然是第一时间狂吼着清空自家酒柜啊!

本来我也对这个问题失去了兴趣,但想到刘琳家就是开酒庄的,清空酒窖好像不太现实……也许还能问到些别的东西呢?是的,确实挺不一样,她说其实也没啥狂喜的心情,就感觉一阵轻松,转身拥抱了一下守在旁边的奶爸和娃。自己很平静,反倒是奶爸的眼眶湿润了……

我不禁在内心拷问了一下自己,碰到这情况能像她一样平静吗?大概是不能的。这种平静常常出现在很多学霸型人物身上。她/他们早就对结果有把握,自然没啥狂喜。圈内的好多朋友都预测刘琳去年就能拿下葡萄酒大师头衔,可当时的她却有了意外惊喜—小宝宝的诞生。虽说小宝宝的到来打乱了计划,但也不过是将通过考试的惊喜延后了些。事业家庭双圆满,说是人生赢家实在不为过。

葡萄酒大师刘琳:不曾为虚荣的美味折腰

少庄主刘夏来

在刘琳回复我的那份长长的邮件中,我看到了她成为葡萄酒大师的路上,很多熟悉的影子。来到法国前没怎么喝过酒,到了法国后做了一年的葡萄酒出口,虽然她有着朋友们照顾的生意,但也忧心自己什么都不懂心里不踏实,就自学了WSET三级课程。跟我们很多人一样,刚学酒时就喜欢买买买,抱着几十瓶酒回家就对着课本喝。刚开始并没有一见钟情,感觉很多葡萄酒又酸又涩的。三级课程后,她觉得并没有学到太多东西,又继续到奥地利攻读WSET Diploma。

葡萄酒大师刘琳:不曾为虚荣的美味折腰

在庄主Aubert de Villaine陪同下参观罗曼尼·康帝酒庄

刚上WSET Diploma课程的时候,“基础薄弱又特别努力”的她,意外地被校长赏识而破格安排去学了一个fine and rare wine的课程。这是什么样的课程呢?能上这样的课程基本就跟中了彩票没什么两样:1961年份波尔多五大一级庄,Dom Pérignon P2的垂直,一堆DRC之类的,就连1962年的Vega Sicilia Unico都只能挤在餐桌上喝!在各种好酒的狂轰乱炸之下,用她的话说:感觉就像终于打通了任督二脉。

再后来,她跟从法国著名酒评家Michel Bettane学习品鉴法国酒。而更让人羡慕的是Gérard Basset和Andrew Jefford二位超级大师也在这些年里一直给予她帮助。刘琳末了还特意强调:我觉得我之所以今天还在这个行业里,跟我这些非常幸运的际遇分不开。

葡萄酒大师刘琳:不曾为虚荣的美味折腰

幸运吗?也许是。但我想说的是,我们写过很多大师的故事,她/他们的经历也许会让部分读者会觉得,每位成为葡萄酒大师的人,都有着不可复制的天赋和幸运成分。这样的看法肯定是不全面的,因为没有她/他们为了葡萄酒这份兴趣一往无前死磕的努力,别人也不会看到她/他们身上的“幸运”和“天赋”呀。

她的下一个大师头衔,

居然想要这个……

按吕大师说的,蘑菇姐是杭州姑娘,在上海和香港做过投资咨询,2005年拿了全奖去英国读了MBA,后来到一家苏格兰威士忌公司任总经理,随手把公司业绩翻了几番后,毅然为了爱情来到了法国……

葡萄酒大师刘琳:不曾为虚荣的美味折腰

香贝古堡的苏格兰高地牛

后面的事情大家也知道了,刘琳跟本为大巴黎IT业精英的先生一起,在法国西南部的Cahors产区经营着一家酒庄:Château de Chambert,这可是被一众大神点赞的生物动力法名庄呀!据她透露,经营这家酒庄日常最操心的就三件事:牛跑了,牛又跑了,牛又双跑了!刘琳家里养的几头苏格兰高地牛,天性不羁放纵爱自由,没事就爱跑山头。她们村子的日常娱乐活动便是到附近各个山头找牛,所以继因热爱摘蘑菇而获得“蘑菇姐”头衔后,刘琳又获得新的职称:“Cow Tamer”(驯牛师)。

葡萄酒大师刘琳:不曾为虚荣的美味折腰

跟刘琳聊日常是很欢乐的部分。她的兴趣真的很多,绘画、烹饪、园艺、陶器,不说你可能不知道,她玩无动力帆船,拿到船员证已经十几年了!现在还想着等娃大一点后,考到船长执照然后带着一家人去海上看日落。在她这么多爱好里面,葡萄酒是已经到了业内巅峰了。我是特别好奇她会在哪方面再拿一个“大师”头衔,而她的回答居然是:也许会是星象学!

这答案超过了我的认知范围,一时间竟不知该说啥。她说其实之前一直也不怎么信,但最近却对这些常人眼中怪力乱神的东西也开始不排斥,还挺有兴趣深入了解下。这在英国有成熟的体系,传说中读到顶也跟读MW一样花精力呢。另外呢,她还想花多点时间积累点植物的知识,希望更多地用自然的方法解决葡萄园里可能会遇到的疾病。至于其他的爱好嘛,就留着解闷,随意一些。

与自然相亲

也许我跟大神之间的距离,缺的就是这份什么好玩的都想试试,还能爬到该领域巅峰的能力吧。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留意到,她的很多兴趣,都十分地亲近自然。

葡萄酒大师刘琳:不曾为虚荣的美味折腰

嗅觉功能强大的松露猎人

“自然”而然地,我跟她也聊到了Château de Chambert,聊到了生物动力法、“自然派”这些在国内被讨论很多的话题。对于刘琳来说,她并不愿意将生物动力法归于“自然酒”一派,原因在于“自然酒”定义、规范的缺位。所以她也仅从生物动力法本身去聊。

记得之前我在写关于自然酒趋势的文章时,还参考过她在2012年所写的,对自然农业思考的文章:《重回农耕:葡萄种植业的返璞归真》。里面的数据很详实,重要的是由这些数据本身所引发对自然耕作需求的思考,建议对这方面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来看一看。

可能很多人会觉得生物动力法是种“玄学”,但对刘琳而言,她并不赞同将其宗教化或者仪式化。“生物动力法就是自然科学的一种,更重要的是将其活学活用,因地制宜。对中国消费者来说,对生物动力法的接受是有先天文化优势的,比如我们的农历、中药等概念就有助于理解生物动力法的一些内涵”。

葡萄酒大师刘琳:不曾为虚荣的美味折腰

香贝古堡的葡萄园/图片来源:香贝古堡官网

刘琳看来,欧盟有机种植/酿造的法规基本是做减法,不能用这个不能用那个,而寻求工业合成农药的有机替代品;生物动力法则是在有机耕种的基础上做加法,更讲求生态环境的整体和谐,以及效用的长期性,使得葡萄园保持自身抗体的活跃程度和免疫能力升级,以应对常见病虫害,提高果实品质,甚至是极端气候带来的一些非常规挑战。此外,她觉得生物动力法的认证也很重要,是对消费者的承诺。目前的生物动力法认证机构有Demeter和Biodyvin。前者针对所有农产品;而后者仅限于葡萄酒,并有更为严格的标准。

除对酒的品质有要求外,特别强调必须是100%的葡萄园都使用生物动力法才会被允准,杜绝了一些酒庄要赶时髦,拿出一小块土地做生物动力法,然后做宣传时模棱两可,让消费者误以为整个酒庄都是生物动力法的现象。现在被Biodyvin认证的酒庄全世界也就百来家而已。

葡萄酒大师刘琳:不曾为虚荣的美味折腰

来自纯石灰岩土壤的酒庄单一园:Le Puits(甘泉园)/图片来源:香贝古堡官网

言语间,会感受到刘琳对大自然十分迫切的保护欲。她觉得:工业社会发展到了一定的程度,会制造出一种人类无所不能的假象。其实自然界的很多现象我们还不够了解,或者在知识的传递过程出现了断层。她举了一个例子:当年根瘤蚜虫病(相当于植物界的新冠病毒)席卷欧洲的时候,许多存活的葡萄藤也都被拔掉了,这是非常令人痛心的,因为我们损失了很多极其有价值的研究标本。

“放眼现在整个农业,依赖于工业化的耕种模式保证稳定的产量,就其社会经济原因无可厚非。但同时,这种模式也阻碍了很多其他的可能性。在全球气候变化,病毒迁徙的大环境下,我们应该积极探讨不同理念下的多样性,既要不停地探索和运用已知科学,也要相信自然自有答案等我们去发现”。

不为虚荣的美味折腰,

不因专业的骄傲盲目

聊着聊着就往特别专业的方向走了。对一样东西学得越深入,往往就越难脱离专业的语境。很多年前给果壳这样的科普平台写稿子开始,这一感受就特别深。还好当时对接的编辑都是搞科研出身,也很懂大众话语的人,即使每次交稿都被改得面目全非,但确实意思表达到位,还很有趣。一直到加入《葡萄酒》杂志这样的专业垂直媒体,我们团队也一直在思考,怎么把葡萄酒介绍得更有趣些。

聊到这话题,刘琳认为,人们选择饮用葡萄酒有各种不同的动机,而葡萄酒本身又极其丰富多样,仅仅按照这两个因素,就可以排列组合出纷繁复杂的可能性,形成不同的偏好。但偏好是非常个人的,没有对错。

“而作为从业人员,首先会积累相当的专业知识,面对消费者时可能有倾其所学的冲动,效果也许适得其反;其次我们的喜好也会因专业训练受影响,比如酿酒师之间经常自嘲有‘cellar palate’(酿酒师的口味),跟大众的喜好常常相去甚远。最后一点,即便是专业人员,我们也会有不同的好恶,跟餐饮习惯和文化背景等等都有关系。所谓的专业,有可能筑起一道和普通消费者之间的隐形壁垒。如何把握自己的切入点,跨越这道壁垒,是我们都需要思考的问题。张弛有度才是另一个层面的专业度”。

葡萄酒大师刘琳:不曾为虚荣的美味折腰

香贝古堡及其生物动力法耕作的葡萄园/图片来源:香贝古堡官网

而蘑菇姐也在一直在思考,怎样可以让更多人了解葡萄酒有趣的地方。在新兴市场,葡萄酒常常成为特定社会阶层的符号之一,走平民化可能是一条值得探索的平行道 “即便一些专业人士不太待见的网红身上,也有很多值得学习和借鉴的经验”。另外,蘑菇姐还跟我分享了《物种日历》这个科普号公从号,这种专业做科普的平台,既能保持专业度,还能把复杂的事情说得简单有趣,确实很值得我们去学习。

葡萄酒大师刘琳:不曾为虚荣的美味折腰

物种日历的小卡片/图片来源:网络

但触动我的是,这份思考中对读者,对消费者所秉持的用心态度。我读过刘琳发表于2012年的一篇对葡萄酒大师Gérard Basset(1957-2019)的专访,我套用了里面一句话作为这小节的标题:不为虚荣的美味折腰,不因专业的骄傲盲目。这也是刘琳在采访中一直给我的感觉,这是攀登领域高峰所需要的心态。

刘琳(Liu Lin MW)

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英国阿伯丁商学院全奖MBA毕业;

常驻法国卡奥产区(Cahors),

与丈夫一同经营产区的生物动力法名庄Château de Chambert(香贝古堡)。

【免责声明】

葡萄酒网发布的信息、文章等均来源于网络,所阐述观点、立场与葡萄酒网或广东葡淘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统称“我们”)无关, 不构成我们对您的任何建议。您应对该等信息、文章作出独立审慎判断,需自担据此产生的风险。 如您是文章作者或者发现文章涉嫌侵权,请联系zenghui@putaojiu.com,我们将尽快处理。
  • 热门
  • 红葡萄酒
  • 白葡萄酒
  • 起泡酒
  • 法国
  • 意大利
  • 澳大利亚
  • 西班牙
  • 智利
  • 罗马尼亚
  • 热门
  • 新闻
  • 商情
  • 产业
  • 营销
  • 知识

排行榜

  • 关注度
  • 咨询量

新品上架

葡萄酒商讯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