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首页 > 大师说 > 正文
1600669126

游走于二次元和三次元的朱简 MW

2020-09-21 14:18:46 来源:《葡萄酒》杂志
摘要

【葡萄酒杂志原创报道】2019年8月,出生于1988年的南京小伙朱简,成为全球第一位获得葡萄酒大师头衔的中国人。

来源

《葡萄酒》杂志
钟汉龙

投稿

我要投稿

【葡萄酒杂志原创报道】2019年8月,出生于1988年的南京小伙朱简,成为全球第一位获得葡萄酒大师头衔的中国人。

游走于二次元和三次元的朱简 MW

一年过去了,他的生活是否发生变化?他现在正在做些什么?关于未来,他有怎样的规划?而你是否好奇,小时候的他又是怎样的一个小孩?带着这些疑问,我们聊了起来。

(Gus) Jian Zhu was born in Nanjing in 1988. In August 2019, he was awarded with the title Master of Wine, the first Chinese to receive such title in the world. Has his life changed since then? What is he doing now? What is his plan for the future? What was he like when he was a kid? Let us get to know him.

“静水流深”。

对朱简MW的采访结束后,在我的脑海里最先蹦出了这个词。起初,我担心能否顺利完成采访,毕竟采访前我每说一句话,他的回复总是寥寥数字。接触之后,却发现他是一个有着反差萌的人。

小时候,家长、老师眼中的乖学生,其实对游戏、动漫爱得狂热;朋友眼中“稳重、踏实、学霸”的他,笑称自己的三大特点其实是“宅、佛系、怕麻烦”;平时慢热,聊到自己感兴趣的话题,便变身成“话痨”,说着说着,回过神来:“哎呀,不好意思,我又扯远了。”

游走于二次元和三次元的朱简 MW

作为全球第一位获得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称号的中国人,朱简对于中国葡萄酒行业来说,有着更为特殊的意义。自从去年8月份他通过葡萄酒大师的考试之后,关于他的报道便铺天盖地而来。不过这一次,我们试图去了解一个不太一样的朱简。

葡萄酒大师身份以外的朱简

“我是比较典型的中国学生,偶尔学霸”

游走于二次元和三次元的朱简 MW

“从小学到高中,我一直都是努力备考的状态,在老师和家长面前是偏乖的学生。绝大部分的时候,他们都会看到我乖乖坐在书桌前学习。”回忆起自己更早的学生时代,朱简说他自己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中国教育体制下的学生。读书的时候会尽量学好每一门功课,每一科成绩都很稳定,有时有的科目发挥出色些,偶尔也会考到前一二名,他调侃自己“不会做永远都是第一的大学霸,而朱朝阳(电视剧《隐秘的角落》里的角色)是学习的偶像”。

正是因为有着学习上的自觉性,家人对他采取的是放养式的教育。这也给了他很大的空间去探索自己喜欢的事物,比如游戏和动漫一直伴随着他成长,哪怕是在紧张的高考时期。面对高考的压力,他会通过玩游戏、看动漫来放松。

“小时候读书时,我对于偏抽象概念的东西都没有那么感兴趣,但是对看得着、摸得着的会更加喜欢,这或许也是后来我会选择葡萄的原因之一。”朱简补充道,“平时我是一个慢热的人,但是对感兴趣的事情,比如喜欢的葡萄酒、新上线的游戏,我会很快进入状态。”

“那你身边人都怎么评价你?”

“之前身边熟悉的人,会说我稳重、踏实,自从考了葡萄酒大师之后,大家都说我是学霸。我觉得自己宅、佛系,还有怕麻烦。”他的怕麻烦体现在,比如朋友提议一起出去玩,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可以玩些什么,有怎样的体验,他会想到会不会睡得好、吃得好。不喜欢因为没有规划好,导致突发状况发生,打乱计划,所以他总是把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条,而对于有意义的事情,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会努力克服。

“准时”是他平时工作生活都会遵循的准则,他说这样可以避免不会因为上一件事情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做完,从而影响下一件事情的进度。“我是有时间观念的人,几乎不会为了时间的问题把自己陷入大麻烦。在开始一项工作之前,我会第一时间评估可以在哪个时间段完成。”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生长在南京的朱简有着和这座六朝古都一样内敛、温和的特质。当我们了解学生时代的朱简以及他平时生活中的一些习惯以后,就会发现,对于他来说,获得葡萄酒大师的称号是人生中一个辉煌的时刻,但也像是一件自然而然发生的事情。

考葡萄酒大师的诀窍

“用发散的思维来学习”

“在三年内,一次性通过葡萄酒大师的考试,对你来说,是不是整个考试还是比较轻松的?”

“不不不……这个考试不可能轻松,”这个问题抛出后,朱简连忙否认,“其实,我一直抱着我要把学习的东西展现出来的态度,在考试中发挥出自己的水平就行。”每次考试,他都会选择住在唐人街附近,就是为了能够吃到合适口味的饭菜,保持好的身体状态,“考试时放松心态,考试前努力学习”。

备考期间,他一直处于全职工作的状态,只能利用下班时间学习。回忆起备考的日子,朱简用了“疯狂”这个词。而最疯狂的,是准备第二阶段考试的那一年。那一年,朱简每个星期天都会去参加纳帕的品酒小组活动。当时在准备葡萄酒大师第二阶段、第一阶段的考生星期天都会聚集在一起,上午大家一起进行模拟考试,下午会集中品鉴20款左右的葡萄酒,每次的品鉴都会有一个主题,比如某个产区或者是探讨不同质量的葡萄酒。

“现在回想起来,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可能是因为同一小组的人都很有激情,我被他们感染了,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样的品鉴活动很省钱,一年四五十场的品鉴,均摊下来每个人只需要承担三四场品酒的费用就行,”朱简打趣道。虽然平时自己也会喝一些葡萄酒,但真正为这个考试训练的酒主要还是靠这个品鉴活动。他认为,品鉴的酒款并不在于多,而在于精,特别是搭配了模拟考,“每一次的模拟真的会耗尽每一个脑细胞”。

游走于二次元和三次元的朱简 MW

朱简坦言,“在没有考之前,我觉得对我来说最难的应该是理论部分关于市场的考试,因为我没有相关的经验,但是考完之后,发现并不是很困难”。一聊才发现,他所说的“并不是很困难”,是因为他在考试之前便做了充分的准备。

为了这部分的考试,没有销售经验也没有商科学习背景的朱简,不断地读市场方面的书籍,向教市场相关课程的教授请教。同时还大量地向在不同地方工作或学习的行业内人士请教供应链、品牌等各方面的问题,有为酒商、酒庄工作的专业人士,还有葡萄酒大师。“我觉得与我是中国人也有一定的关系,我能够接触到中国市场,同时我也努力学习了其他国家的一些市场现状,看待问题就会比较全面。”

从顺利通过四级,到仅用三年时间获得葡萄酒大师的称号,朱简认为诀窍就是“发散性思维思考,多用脑而不是靠背”。不论是四级还是葡萄酒大师的考生平时接触到的知识都是零散的,但考试并不是简单地要求考生回答某个品种的特性,某个国家有多少产区,“而是要证明你所在的岗位能为这个行业作出的贡献,比如酿酒师能酿出好酒,销售能把酒卖好”。

游走于二次元和三次元的朱简 MW

学习和考试的整个过程都需要清晰的逻辑关系。比如说,纳帕为什么会分这么多子产区?除了自然环境的因素,那么政治因素是否也应该考虑到?哪些子产区的品牌做得比较好?“我一进龙凤就是按照这个方式来思考的问题”。在学习的时候,朱简并不会复制粘贴或者画下重点。当他读到,某些酵母可以增加花香的时候,他会更多的想到,这些酵母有什么特点?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是会增加花香的?然后在草稿纸上写下思路,并且当时就会找到一些大概的答案,掌握整体的一个概况。

虽然,朱简没有“规规矩矩”做笔记的习惯,后来者没有办法通过他的笔记来更多地了解、学习他的学习方式。但是疫情期间朱简一直在给一些不同国家的正在学习四级和学习葡萄酒大师课程的学生进行指导,以帮助他们更好地通过考试。

同时,他还和朋友一起通过编程的方式,采用数据归纳的方法将四级的内容有逻辑地串联起来。“这个项目的重点并不在于知识,可能涉及课程的知识不及1%,而是重在逻辑,将不同环节的知识点串联起来。比如,波尔多为什么会宣传砾石,因为他们雨水多,而纳帕更多地宣传黏土,因为那儿太热了。”

偏爱实践性研究

想要更多探索葡萄酒的感官世界

游走于二次元和三次元的朱简 MW

本科毕业在龙凤工作五年后,朱简选择了去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C Davis)攻读葡萄种植与葡萄酒酿造硕士。“我本身对生物、植物学更加感兴趣,在前五年的工作中,我发现国内对葡萄酒产品知识的培训做得很好,但是对于科学、生产方面的知识则需要更多的补充、学习,本科时候学的园艺其实也包括了很多类似的课程,打下了一些基础。”

“你曾经在一篇采访里提到,说你对未来的学术研究充满期待,是指什么?”

“葡萄酒行业细分领域的研究相比其他行业落后很多。比如感官分析科学,最早是服务于更流行的产品,比如牛奶、方便面、各种零食。我个人想做一些学术方面重视实践的研究,比如说借鉴其他行业成功的经验应用到葡萄酒行业来,希望能有合适的契机,与相关的教授、研究生一起探讨、合作。但并不是说,我要成为一个化学家,待在实验室里,就算我想,但是我目前可能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游走于二次元和三次元的朱简 MW

朱简认为虽然感官科学起步较晚,但是食品、饮料行业,比如巧克力、糖果等都已经开始利用这个科学赚钱。葡萄酒也可以借鉴,多做感官方面的研究。有研究表明,美国、澳大利亚人偏爱果香、口味偏甜的葡萄酒,所以人们在酿造大批量葡萄酒的时候就会有意地偏向这个方向,比如黄尾袋鼠。“不断研究哪些风味、哪些口感适合消费者的口味,这是一件非常有意思、有价值的事情。美国嘉露还成立了感官科学实验室。”

在聊这个话题时,朱简就像是一个收到新玩具的小孩,忍不住开心地分享很多,多次说“哎呀,我是不是又跑题了”,然后,聊着聊着,继续跑题。

“化学成分对感官有明显的作用。比如新西兰的长相思在市场上非常成功,它其中西柚、百香果之类的香气很明显,但是之前人们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物质。后来发现百香果的风味和某种硫醇物直接相关,新西兰所有的研究人员,包括侍酒师每天讨论的都是硫醇物如何去控制。现在检测相关成分的机器越来越精准,人们发现的成分也越来越多,会关心哪些物质会带来什么样的口感,而这些之前并没有人讨论。”

他认为现在最大的困难是,中国酒庄不太可能大力投入这个事情,不过一旦研究成果投入应用的话,将会很有效果。“不能保证一定会做出来什么样的一个成果,更多的是营造一种氛围,希望可以带动中国葡萄酒的发展。WSET太火了,希望大家看到或者专注WSET以外的一些东西,之前被忽略的、没有在意的部分。”他补充道,这是一些新的尝试。在美国已经有生产者会使用萜类物质等词语来形容相关的风味或者香气,从商业上已经能够感受到大家对相关研究的追随和尊重。

正如朱简自己所说,碰到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会很快进入状态,而且他并不是只停留在“喜欢”的程度,而是会不断地进行深度思考,并且善于从多方面进行总结,发掘可取之处。

未来主要精力在教育上,

“希望可以为中国葡萄酒做一些事情”

游走于二次元和三次元的朱简 MW

在谈到未来打算的时候,朱简说,不久后就会回国,以后可能偶尔会回美国开一些课程,或者与相关协会举办一些活动。回国以后,大部分精力还是会和赵凤仪老师一起教授课程,“我很喜欢这些课程,同时我也会继续自己的一些其他的研究或者工作”。

作为首位中国籍的葡萄酒大师,朱简表示,回国后如果中国酒庄、协会需要的话,愿意尽自己的力量帮助做一些推广活动以及市场或商业方面的项目等。“这些年,不断和全球不同岗位、经历的从业者进行过探讨,对商业部分有了一定的认识,可以看看有哪些地方是可以借鉴的。”他认为,中国酒这几年品质发展很快,但是市场销售还有很大的发挥空间,比如,是否可以运用可口可乐等成功的世界知名快消品品牌的相关市场方面的人才。

在聊到人生规划时,朱简说,事业上会集中精力在葡萄酒教育方面。不过,也会继续学习更多的知识,只是相对于前期来说,在学习上花费的时间会较少。“我会对短期做一个规划,而不是那种有非常明确的长远计划,比如上大学的时候,我和大家都一样,会对未来迷茫,抱有不确定性。”

“我希望可以在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以后,晚上的时候看看动漫,打打游戏,偶尔和朋友一起喝喝酒,参加饭局,工作和生活是处在一个平衡的状态。而且,我会一直工作到老。”朱简这样描述了他理想中的生活状态。

对朱简的采访前前后后接近两个小时,他一直保持着不疾不徐的语速,还经常停下来问:“我是不是讲得太快了,你来不来得及记录?”尽管,他已经摘得了行业最高的荣誉桂冠,但始终对周围人温和相待,对事物保持着极大的探索欲。

“你一定要去写写Gus,他是一个非常值得写,并且未来不可估量的年轻人,”在和一个朋友聊到我在写人物专栏的时候,他强烈地向我推荐。而现在,朋友的这句话,正是我内心最想说的一句话。不管未来如何变化,等待他的都将是一片星辰大海。

游走于二次元和三次元的朱简 MW

朱简 MW

葡萄酒大师;加州戴维斯分校葡萄种植与葡萄酒酿造硕士;

WSET全球四级网络课程教师。

【免责声明】

葡萄酒网发布的信息、文章等均来源于网络,所阐述观点、立场与葡萄酒网或广东葡淘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统称“我们”)无关, 不构成我们对您的任何建议。您应对该等信息、文章作出独立审慎判断,需自担据此产生的风险。 如您是文章作者或者发现文章涉嫌侵权,请联系zenghui@putaojiu.com,我们将尽快处理。
  • 热门
  • 红葡萄酒
  • 白葡萄酒
  • 起泡酒
  • 法国
  • 意大利
  • 澳大利亚
  • 西班牙
  • 智利
  • 罗马尼亚
  • 热门
  • 新闻
  • 商情
  • 产业
  • 营销
  • 知识

排行榜

  • 关注度
  • 咨询量

新品上架

葡萄酒商讯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