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首页 > 大师说 > 正文
1607569186

偏执狂的天才酿酒师Joseph Roty

2020-12-10 10:59:46 来源:《葡萄酒》杂志
摘要

【葡萄酒杂志原创报道】“Roty总是拒绝透露任何有关他们家酒庄的信息,Joseph Roty甚至认为葡萄园信息如同他妻子的年龄一般不可外传。”

来源

《葡萄酒》杂志
钟汉龙

投稿

我要投稿

【葡萄酒杂志原创报道】“Roty总是拒绝透露任何有关他们家酒庄的信息,Joseph Roty甚至认为葡萄园信息如同他妻子的年龄一般不可外传。”

偏执狂的天才酿酒师Joseph Roty

“Roty refuses to disclose what acreage he has — ‘no one but me knows the age of my wife or the extent of my vineyards.’”

——Remington Norman, The Great Domaines of Burgundy

Gevrey-Chambertin村的Roty家族自路易十四时期就开始酿酒,从1710年至今已经整整十一代传人。已过世的庄主Joseph Roty是家族第十代传人,正是由于他的天赋和能力Domaine Joseph Roty得以成为勃艮第一流的生产商。

个人主义、隐士、坏脾气、反传统主义者、孤僻古怪、标新立异,这些另类的描述词却常常被用来描述勃艮第一家极其低调的(好吧,准确的说法是孤傲)酒庄Domaine Joseph Roty的老庄主Joseph Roty,堪称葡萄酒世界里的一怪。至今几乎没有任何书面资料记载过Domaine Joseph Roty有哪些葡萄园以及面积大小,要知道,这是一家已经存在了300多年历史的古老酒庄,300多年都没有人知道他们家的“小秘密”!

Joseph Roty素来以脾气坏著称,惹恼的“大佬”不计其数,特别不招人待见。burghound.com的Allen Meadows堪称勃艮第世界的罗伯特·帕克,他的BH分数对于一款酒的市场价格和追捧程度有一定的影响。但是,从2006年至2012年间,burghound.com数据库关于Domaine Joseph Roty的品鉴记录只有10条,一共4款酒(BH分桶边和瓶装品鉴),而且分数都很低!10条里有一条是Charmes-Chambertin,其余就是Bourgogne、Marsannay及Marsannay Rosé。在酒评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时代里,Domaine Joseph Roty实在是孤傲得有点可爱。

另外一个公开的争端便是Clive Coates。Clive Coates与Joseph Roty之间的不愉快发生在20世纪90年代,当时Roty已经因为他的坏脾气而臭名昭著,但是无奈酒质过于出色,爱好者及鉴赏家纷至沓来,期望能进一步了解Domaine Joseph Roty。Clive Coats的申请终于得到酒庄回复,庄主Joseph Roty亲自作陪。谁曾想,一场本应愉快的品鉴最终不欢而散。据Clive回忆,整个过程里Roty从未停止过讲话,刚对国家大事高谈阔论,就炫耀着自己的摄影,还对其他酒庄品头论足,听起来的确有点像《西游记》里的唐僧喋喋不休啊。最让Clive Coates恼怒的是在地窖里,Joseph Roty连续不断地抽烟,根本无法好好地品酒。最终Clive Coates大发雷霆,咆哮着对Joseph Roty说:“我来的目的是品酒,不是来听你的高谈阔论还有吸你的二手烟。”从此以后,Roty酒庄的黑名单里又多了一个人。

2005年Clive Coates在杂志The World of Fine Wine中写道:“Joseph Roty并不是一位容易打交道的人,事实上,Roty家族所有人包括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都是古怪脾气,可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他们对于外人包括邻居、当地政府以及所有人都有着近乎偏执狂般的不信任。他们从不与邻居打交道、不参与Gevrey村内任何的活动,并且从不接受任何媒体及专业酒评家的采访。”

偏执狂的天才酿酒师Joseph Roty

Joseph Roty于1968年开始接管酒庄,那时候葡萄园主要来自他祖父,包括Charmes-Chambertin, Mazy-Chambertin, Griotte-Chambertin,以及Gevrey-Chambertin产区的一级园和村级葡萄园。后来,他们在地价较便宜的Marsannay买下了大量的土地。当地法律规定他们在Marsannay产区的葡萄必须在当地酒窖酿造,因此他们在Marsannay酿造的葡萄酒逐渐以Domaine Philippe Roty的名义装瓶。另外,自2008年Joseph Roty去世之后,Gevrey-Chambertin产区的一些田如Les Champs Chenys也会以Domaine Philippe Roty的名义装瓶。但是,两者在酿酒理念与葡萄园管理等方面完全一致,没有任何差异。

Joseph在2008年去世,他的两个儿子Philippe和Pierre-Jean以家族第十二代传人的身份接管酒庄。Philippe早在20世纪末就开始协助Joseph处理酒庄事务,并得到父亲的言传身教。因此,酒庄在葡萄园及酒窖并无重大更改,整体风格得以延续及传承。

Roty家族的葡萄藤龄超出许多人的想象,平均藤龄即达到60多年,在勃艮第金丘(Cote d’Or)估计只有Domaine Fourrier的平均藤龄能与其匹敌。此外,再加上刻意的晚收,葡萄的平均产量被控制到最低的水平,因此Roty家即便是村级都拥有极佳的令人印象深刻的集中度。酒窖内采取去梗,进行为期7天15℃的冷浸渍,目的是为了得到充分的色泽萃取。随后,进行开口的木桶中以不高于30℃进行发酵,再开始一系列的酿酒流程。

偏执狂的天才酿酒师Joseph Roty

Roty家族对于酒质的偏执和细节的执着无处不在。橡木自然风干三年之后,箍桶匠会根据Roty的指示将木桶充分烧焦,这种烤焦的木桶会将单宁慢慢地释放出来,融入葡萄酒,至于新桶使用的比例则并无章法,根据年份及葡萄园的特点而定。一般来说,Roty家特级园会使用50%以上的新桶。

在Roty家族的酿酒哲学里没有倒桶(racking)这一说法,陈酿时期酒渣不澄清过滤。不过,Roty家习惯在陈酿期进行搅桶,以使酒渣运动起来。所有的酒不管等级高低或者葡萄园优劣,都给予充分的陈酿时间,即便是入门的大区The Passetoutgrains也至少桶中陈酿12个月,更高级别的往往更长时间。

Roty以其超级老藤、低产以及较长的浸渍时间等特点酿制出极其精彩的勃艮第佳酿,即便是村级和大区也令人印象深刻。Roty家的葡萄藤70%以上种植于1880年根瘤蚜灾害之后,一级园和特级园地块的藤龄均超过100年,平均产出更是被控制在每公顷2600公升之内,这在整个勃艮第都属极低的水平。

老藤/Vieilles Vignes

偏执狂的天才酿酒师Joseph Roty

V.V.即指采用老藤,酒标上标有V.V即指由来自老藤葡萄酿制而成的葡萄酒。但是法国有关当局并没有规定老藤的年龄。勃艮第酒农在酒标上使用V.V其实有很大的自主权和随意性。一般而言,标有V.V的老藤往往具有20年以上的藤龄。

毋庸置疑,老藤的确是好酒的标志之一,但是反之则不尽然。究其原因,老藤经过漫长的岁月,它的根茎更加深入土壤底层,因而能够汲取到不同层的养分及微量元素,使得由此酿造而成的酒更加浓郁、复杂,以及有极强的集中度。此外,老藤的产量偏低,使得养分能够集中到少数葡萄,因此能获得更佳品质的葡萄。

还有一种较为玄妙的说法是老藤拥有更多的“记忆”。大自然优胜劣汰法则决定了生存下来的必然是强者,更何况是经历了无数风雨的老藤。它们在特定风土上经历了不同气候条件的洗礼,拥有更强的适应能力和自我调节能力。尤其是在特殊气候变化的时候,它更可能安然度过,并产出品质较佳的果实。

大区及村级 Bourgogne&Village

他家的酒往往具有上佳的复杂度及深度、集中度要比同级别的高出一筹,果味更浓,当然还有较长的陈年潜力。入门的Bourgogne Presonniers来自AOC产区及Gevrey-Chambertin村内的葡萄园,拥有普通大区所不具备的架构和深度,优秀的年份往往需要5年以上的陈酿方可绽放。

Philippe的Marsannays具备超高性价比,其中最优秀的当属Marsannay En Ouzelois,源自村内一个较高地势的葡萄园,酿制而成的葡萄酒带有浓郁的黑果和红果香味,酒体极其和谐,老藤赋予的良好集中度和复杂度,同样需要5年以上的时间。

偏执狂的天才酿酒师Joseph Roty

Gevrey-Chambertin Les Champs Chenys则位于Charmes与Mazoyeres-Chambertin的交界处,极佳的地理位置和风土条件,土壤由鹅卵石、扁平的石头以及最常见的石灰岩等组成,底层土壤中含有大量的铁元素,因此此地的土壤常常呈现棕红色。Roty的Les Champs Chenys的制胜法宝之一依然是超级老藤,地块有25%左右的葡萄藤种植于1925年,整整90年的风雨历程赋予酒体极佳的集中度和深度。老庄主Joseph Roty常常将此地块昵称为“Charmes-Chambertin的弟弟”,坚强的架构以及优雅的质地,村级略地表现出超出等级之外的素质和内涵。此外,Roty在Brunelle和Clos de la Brunelle内都有地块,他将两者融合以单一地块形式推出,尽管不如Champs Chenys那么浓郁,但性格十分外向,具有十足的表现力。第三个村级则是Clos Prieur,这个园的上方定义为一级园,而下方则仍然是村级葡萄园,Roty的村级地块非常男性化,具有超强的陈酿潜力。

一级园 Premier Cru

偏执狂的天才酿酒师Joseph Roty

Joseph Roty唯一的一级园则是Gevrey-Chambertin村的Les Fontenys,Fontenys在古法语中意思是小喷泉。Les Fontenys与特级园Ruochottes-Chambertin接壤,位于同一坡度,海拔和地势基本一致,要知道Ruochottes-Chambertin分为dessus和bas两部分,处于下坡处的地块为Clive Coates的三星园,而Les Fontenyes接壤的正是Ruochottes du Bas。Les Fontenys的上坡处含有较多的黏土和沙质泥灰土,下坡处的土壤则与Mazis-Chambertin相似。Roty此处地块的葡萄藤龄已经无从考证,但是有一点可以确认必然是超级老藤。由此园酿造而成的红酒具有超高的集中度、坚实的架构和雄壮的酒体。Roty的Les Fontenys需要时间的沉淀方能彰显其原本,犹如一位男性芭蕾舞演员兼具力量和优雅,香气中略有辛辣气息,在优秀的年份具有特级园的素质和潜质。

特级园 Grand Cru

他的三个特级园全部都是超级老藤,颜色呈现黑樱桃色,单宁和酸度支撑的强大架构,以及浓郁的果味,集中度极高。但是,它们却丝毫不缺乏优雅,恰恰相反,三个特级园都展现出过人的优雅质地和清晰的层次感和复杂度。Mazis(0.12公顷)和Griottes-Chambertin(0.08公顷)具备超强的陈年潜力,似乎能保持活力达一个世纪之久。

最让Joseph Roty引以为傲的是16公亩的Charmes-Chambertin,被称为“Très Vieilles Vignes”,葡萄藤有60%以上种植于1881年,整整130多年的风雨历程。Charmes-Chambertin里有一些葡萄藤甚至是整个金丘最为年长的,19世纪末的世纪灾害根瘤蚜虫害正接近尾声,Roty家族便尝试用嫁接的方式种植葡萄藤以抵御根瘤蚜灾害,至今这些葡萄藤仍然保持一定的活力,每公顷的平均产出控制在2500-3000公升,每年有533-640瓶。

偏执狂的天才酿酒师Joseph Roty

Roty家族一脉相承的酿酒哲学和风格与雄壮、男性化的Gevrey-Chambertin几乎完美地融合,如果他们家的葡萄园在香波慕斯尼或者Volnay,那真是火星撞地球,不敢想象。天才都是偏执狂,Joseph Roty家族虽然古怪,但是酒确是上乘之作。他家的几个特级园和唯一的一级园几乎完美地展现了风土特色。Clive Coates虽然与Joseph Roty有过不愉快的经历,但是依然对Roty家族的酿酒心服口服,并将其定义为一星名家。他自己更直言,Domaine Joseph Roty可能更接近于二星酒庄的水准。

偏执狂的天才酿酒师Joseph Roty

瓶子·Pan

勃艮第"扫地僧",

耗时八年写了本非公开发行的

白皮书《瓶中的勃艮第》。

【免责声明】

葡萄酒网发布的信息、文章等均来源于网络,所阐述观点、立场与葡萄酒网或广东葡淘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统称“我们”)无关, 不构成我们对您的任何建议。您应对该等信息、文章作出独立审慎判断,需自担据此产生的风险。 如您是文章作者或者发现文章涉嫌侵权,请联系zenghui@putaojiu.com,我们将尽快处理。
  • 热门
  • 红葡萄酒
  • 白葡萄酒
  • 起泡酒
  • 法国
  • 意大利
  • 澳大利亚
  • 西班牙
  • 智利
  • 罗马尼亚
  • 热门
  • 新闻
  • 商情
  • 产业
  • 营销
  • 知识

排行榜

  • 关注度
  • 咨询量

新品上架

葡萄酒商讯

热门标签